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非凡文学 >正文

花木成垄手自栽

家军的乡土散文多写平常生活,生活中的点滴成为他创作的重要源泉。他的每一篇散文都离不开冀中农村的生活,离不开他那么朝夕相处的土地。他那清新朴实的文笔,真挚动人的情感,似一种甘冽,一种醇美,一种爽心悦目,我真怀疑家军是不是把一个个文字放在清澈的白马河水里漂洗过,再编织成一句句动人的话语的,抑或他就是蘸着那白马河水写的?

平和而富真情是家军的文风,而这文风竟与散文家丰子恺的“漫画散文” 如此相仿。丰子恺晚年回忆故乡的那些作品,语言朴实,感情真挚,一如他的为人,并无半点矫揉造作之处。可以说,这种经过深思熟虑而又从容地吐露真情的文风,正是我们这个喧嚣的时代所缺少的。

家军的乡土散文大多有一个相似的模式:他将眼前的景物与记忆中的事物相联系,将现实的场景与历史上的某些文物事件相联系,引出下文后再用散文的笔法和诗的境界,将其一一收入艺术的品味和美好的冥想之中,熔铸在抒情的淡雅风格之中。

这类模式因为有了虚实相生、时空交错与多元文化互动,而让家军的乡土散文显得内容翔实、生意盎然,大大丰富了其散文创作的文化意蕴,使散文艺术面目一新。随着家军的文字,沉浸在他那未曾蒙尘的旧时光里。那些经年的往事,在时光照耀之后,散发着一种惊人的美,回首起来竟是这般让人勾魂摄魄。他的文字,是对人类共有的,渴望回归本源的深层唤醒和温柔安慰。

由此,执着于乡村和田园写作的家军是多么的难能可贵。( 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家军的乡土散文中有着大量的文化意象,意象亦多为平常之物且范围广泛,可以是物质性的,也可以是精神性的。

确切的说,“精神还乡”是家军乡土散文的魂。

自幼离乡的家军说,自离开故乡的那一刻起,他就像一个断了藤的葫芦,随着白马河的河水越飘越远。只是他这个葫芦不论飘得多远,冥冥之中,总有一条无形的线,相互牵挂,线的这头系着他,那头系着故乡。

在这种心境的影响之下,家军对故乡传统文化的回视必然显得专注,因而看得深刻,乃至可以把冀中平原传统文化看得越发通透了。在他那唯美主义的乡村里,看不到家军对乡村贫穷和落后的任何质疑与批判,他以一种感恩的情怀,以一种朝圣般的姿势扑进了故乡的怀抱。

曾有评论家认为,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,散文创作热浪不断,以余秋《文化苦旅》为代表的“文化散文”一时风行天下,终因情轻理重而光环失落。可见好的散文不仅要有洞幽烛微的知性,更要有激情飞扬的感性,二者互为表里,相得益彰。散文,其本身就是一种最自由、最贴近生命本真的文体,因为最适合表达自我,所以往往成为作家意绪的心灵驿站。有的作家只是偶尔的观望或暂时的停留,并没有在这里搭建一座房子长时间填充自己生命的意识。

所以,尽管有些作家写了诸多作品,但只是一个个片断,不能构成一个阶段性的工程,也不能产生气场。而家军所有的系列都是围绕白马河来进行,于是乎,内在集聚的力量使关于白马河的文字便产生特殊的气场,别具一格,为新世纪的散文增添了新的气韵。

一个成熟的文体作家,他对自己的创作应该有一个总体设计,不能不知道自己明天写什么,而总是遇上什么写什么。

工程意识对所有艺术创造都有意义,对散文创作尤其重要。故而,散文不管冠以何种名号,只要有内容,有真情,有文采,就能感动读者而受到赞扬。

家军认为散文是最适合他的,是最自由的。他以自由的方式进行散文的叙述,语言朴素自然,意境清新空灵,大大提升了乡土散文的审美价值。他的乡土散文熔铸了丰厚的东方美学,他那清新自然的散文语言流露出婉约含蓄的美感,散文显得典雅又不失灵动,更具有冲淡之美。

记得有位作家这样说过:繁华落尽见真淳,淡定从容而朴素,或许是好散文的某种品质?岁月的淘洗,人生的历练,文学和文化素养的日积月累,文字锤炼得炉火纯青,百炼钢化为绕指柔,而终于造就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的‘静’的审美趣味的好散文。

我想,家军是深得好散文要义的。

非常注重乡土散文的节奏感,是家军散文的又一种特色,其清新淡雅的文风配上一句一段的分段风格,使散文有了合适的停顿,有了诗的韵味。

托尔斯泰有句名言:写了你的乡村,你就写了世界,

消失的村庄,远去的气息,无华的人际与情感,越是在喧嚣忙碌的今天,我们越是怀念它。在散文《我的白马河》中,家军这样写道:我家住在小村的西头,连个院墙都没有,抬腿就是弯弯曲曲的白马河。白马河由南向北,静静的流淌。天,绿柳成荫;天,河边长满了翠绿而茂密的芦苇,一到了黑下,大河里的蛤蟆就像开了锅,尽情的歌唱着……

清新的词汇、简短典雅的句式,栩栩如生地展现了小河流水、岸芷汀兰的美景。一瞬间,家军笔下的河水仿佛有了生命,有了空静而不失灵活的气息。

行走在故乡的泥土里,你是否找到了久违的感动?

当你踏上这条洗度灵魂的林间小道时,你得慢点走。

家军用心灵的路程丈量着乡村的风土,而那个养育了他生命的故乡则不声不响、不怒不怨、不卑不亢,默默地迎来送往着一代又一代的人,她既是家军籍贯上的故乡,也是精神上的故乡。

上一篇:春暖花开,等你归来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