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非凡文学 >正文

夕阳西下

倒在日落西边处,在那一片霞光金黄与火红中,云朵一片一朵地遮盖着那片天空,那片蓝蓝的天空。

在那片天蓝与落下里,倒在阳台处,倒在阳台的边缘处,只要翻一个身,就会落了一个空,就从三楼掉了下去。

呵呵,真好,从三楼那么看下去,想着如果这么掉下去的话,看着那一地的灰蒙蒙的水泥,还有那一片草坪的碧绿。

在这儿,在空中吹着风,吹着从落霞处吹来的风,丝丝缕缕,还有什么深蓝的线条或光线划过天际,有些印记,只是那么短暂的印记,在转过身的时候,只是回掉下去吧。

在那儿腾空,伸开双臂,仰头歪倒着,在那狭窄边缘处的阳台上,回念儿时,爬屋顶瓦片上的日子和岁月

在那儿好好地休歇,好好地慰问和平溺着自己心情( 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我们在一处等待守候着。

守候着什么都没有。

静静地听着风嘀咕,在耳畔的轻吟,会轻轻的好好的吧。

想要好好的歇息,就好像要好好的离开。没想到还可以那么靠近,在风口处,在一片白光中模模糊糊着。

就那么迈开步伐,又下去了,如同踩在软绵绵的风里,瞪着去天堂的梯子一般一阶一阶地往上走。又好像有什么在往下落着。

不离开,不逃避,也不靠近。

幽幽的,那明亮的霞光渐渐五彩缤纷地退去了,就这么地退去了。

退去一片的深蓝,退去一片的黯淡和冰凉,也又要循环地到来了吧?

深深地呼了一口气。

在风吹过椰林,稀稀疏疏一空间的时候,什么水滴在滴下一滴一滴的落着。

是下了吗?

干干的,那么就是在里下雨了。

梦里的雨丝倾斜着下一片一片地划过天空,从天空的一角滑落道另一角。

没有谁知道,那跑来跑去的精灵,实际上是踱来踱去的。只是,躲来躲去还是躲不掉而已。

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逃开了吗?不知道啊。只是又很吵了吗?

谁嬉笑着,捂住自己的双耳,羞羞的笑着、摇着头。那丝丝缕缕被风吹起的长发,在这一片景色里划出了新的景色。

她是谁的景色。她属于天的吧?

就好像是属于她眼里的天涯与蔚梦,什么都不留存。

什么都不留存,在回眸的时候,风吹飘气她的衣襟,就这么的落了下去,落了下去,落到天空里,在一片深蓝里开出一朵花来,一朵鲜红如同太阳的花来。

落到地里,落到泥土里,也开出一朵花来,开出一朵乳白色的花朵,开出一地的属于晚的花朵。

夜里的花朵在没有星星、没有月亮、没有一星点光线的夜里,花朵低头着,落下了花瓣,一瓣一瓣地落下了,很快的就凋谢完了。

凋谢了一地的花朵,被风吹散了,吹散了一地,吹带着一风里的飘香,那花四散飘零的花香。

或许,就这么被吹散的干干净净,也是好吧。所以,才可以好好的离开的吧。

好好地离开吧。不为了什么,嘘,悄悄的吧,轻轻的吧,行路人啊,请放轻放缓你的脚步吧。

在这幽幽的漆黑的夜里,在花朵悄悄地落完了泪水又落花瓣的夜里……行路人啊,请匆匆的走吧。不打扰地走开吧。

虽然,你不知道,但是,还是请——别踩了那凋落的花瓣,好吗?

落地的花瓣,那如同有血肉的星星的一片的花朵,是落在地上的,她或应该就这么入了土干净。

又或许,就这么地被风吹走、带远,带到好远好远处,去落在天边处。

去落在天尽头,去落在没有尘埃的天尽头。去风里完成她的旅程,属于她风落凋零的旅程。所以,行人的脚步啊,请让开旅行的通道吧。

花凋零了,在夜里凋零。

在谁都看不到的夜里凋零着,在凋零着的夜里,无声无息,没有一点点地消失。

没有消失?凋零不是消失。是再见。

会跟一个世界说再见,会跟另一个世界说你好吧。住旅途愉快吧。

在艰难的夜里,在未知的夜里,在悄悄、寂静的夜里,在芬芳早已被吹散之时,那支离破碎的无人见的寻觅之徒。

寻觅着,无着落着。哭哭着,躲避着。——在叶伸展的时候,在也碧绿碧绿伸展的时候。

在安宁中,悄悄守候中。那守候,在那漆黑一片的世界里的守候不是眼睛所能看到的。眼睛在这一片黑暗里是什么也看不见的。

原来啊,花开、花落时,你都是看不到的啊。

啊,看不到的陌生人、看不到的行路人。

遗失了那一片的芬芳的香气,那携带泥土的芬芳,还有泪水浸透的泥土,是雨水想笑,却无奈又哭起来的时候,淋湿的。

在过路人,不知道的时候。

夕阳西下,西下如黑暗里。

原来什么也没有啊。

阳台处的休息小枕小眠的人从夜里醒来,在晚凉空气里颤抖地抱着双肩,摸索着下着窗台,只是脚下踩了空,落在空气里……

上一篇:花木成垄手自栽

下一篇:返回列表